首頁 > 中國 > 正文
“梅姨案”兩名被拐兒童已找到 人販子張維平被判死刑
——
2019-11-15 21:58 來源:新京報 編輯:關昕

【僑報訊】11月的第一天,王紅(化名)坐上了開往廣州的火車。她從重慶出發,去認親。要見面的是她的親生兒子佳鑫,14年前,他被鄰居張維平拐走了。多年之后,王紅才知道,這個住在隔壁的憨厚男人竟是個人販子,涉嫌拐賣9名兒童。

房子

11月13日,廣州鎮龍。被張維平拐走前,佳鑫和父母住在這里。(圖片來源:北京《新京報》)

孩子已從嬰兒變少年

北京《新京報》15日報道,和佳鑫見面的前一天,王紅徹夜未眠,腦子里都是那個白白胖胖的嬰兒。

在增城區公安局的辦公室里一個女人帶著一個男孩走進來。王紅一眼就認出了佳鑫。他已經長到1.6米了,父親的基因在他身上留下了清晰的痕跡,他們有一樣的長方臉、寬嘴巴,眉眼間還能看出王紅的痕跡。但和他們夫妻不同的是,佳鑫皮膚黝黑,說一口流利的廣東河源方言,也有了新姓氏。

王紅想哭,她攥著拳頭,最后還是忍住了。

見面的半小時中,佳鑫沒怎么說話,直到辦案警員問佳鑫,你不是這家的孩子,你知道嗎?男孩才抬起頭說:“奶奶以前就說我是撿來的。”這個回答勾起了王紅對養家的怨氣:“他們買孩子,都不敢告訴他。”

簡單吃了頓飯,佳鑫就要離開了。王紅還想聊一會兒,孩子和養母推說還有功課,回家還要幾個小時路程。佳鑫走后,王紅發了一條朋友圈:“一段旅程一個不解的疑惑要親自去解答,我們都要好好的加油。”她說,這既是說給佳鑫,也是說給自己的。

原來的家已經散了

孩子丟了,佳鑫的爸爸楊江跑遍了周邊的村鎮找尋,但孩子的消息像一團霧氣,很快消失了。尋子的第三年,他患上了精神問題,開始出現幻覺,看誰都像人販子。在回鄉休養的途中,這個父親深陷絕望,從火車躍下,帶著對兒子的思念倒在鐵軌上。

幾年之后,王紅也再婚了。她和現在的老公在重慶組建了新的家庭,生育了兩個女兒。王紅現在的家庭并不富裕,這些年,她在工廠打工,還要養育兩個年幼的孩子。“我會盡量彌補他,但我也有困難。”當王紅詢問佳鑫愿不愿意跟自己回去時,他果斷拒絕了:“不回去,現在的生活很好。”王紅不強求,他們原來的家已經散了。

另一名被拐賣兒童前進也選擇回到養家。孩子找到了,趙麗欣喜若狂,積累了16年的感情,她抱著前進痛哭。但認親回來之后,趙麗從尋親家長的隊伍中徹底消失了。一直幫助她尋找孩子的志愿者找到她,她敷衍幾句就不愿再接電話了,“前進的態度可能對她打擊很大。”志愿者猜測。“和孩子見過之后,我甚至覺得相見不如不見。”王紅說。

還有被拐兒童沒找到

對重逢家庭來說,這是另一場戰役的開始,即使是痛苦,其他7個被拐家庭也沒機會體會,他們還在尋子的大海中繼續撈針。

十幾年間,孩子們的下落始終是個謎,直到2016年3月,人販子張維平落網。據他交代,他通過一個叫“梅姨”的女人銷贓,拐賣來的孩子,由“梅姨”負責聯系買家,然后抽成。2018年12月,法院對張維平、周容平等人涉嫌拐賣兒童案一審公開宣判,張維平、周容平被判死刑。但中間人“梅姨”和孩子們的下落仍是個未知數。

梅花

梅姨的新畫像,受訪者供圖。(圖片來源:北京《新京報》)

“從28歲到42歲,將近15年。”申軍良說,“我只想知道申聰在哪里,過得好不好。”

除了找回自己的孩子,申軍良還有一個愿望——找出“梅姨”。找到了梅姨,就意味著了解了當年所有孩子的下落。佳鑫和前進找到之后,有人跑來問申軍良有什么想法,他脫口而出:“我希望買我孩子的人能主動聯系我,我不追究他的任何責任。只要孩子過得好,在哪里生活都可以。”他看著遠方,皺著眉,“找到他,我也能安心生活了。” (完)

編輯:關昕
僑報網新聞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熱門評論
新評論
舉報 +

您還可以輸入200個字符

提交 取消

美國頭條APP下載

蘋果版 安卓版

僑報網公眾號

微博 微信

格律視頻

微博 微信

西雅圖在線

微博 微信

灣區在線

微信

舊金山在線

微博

美東僑報

微博

瞧紐約

微信

美國在線

微信

美國中文電臺

微信
搜索

登   錄

請輸入郵箱地址

請輸入密碼

記住我 忘記密碼?

帳號或密碼錯誤

登  錄
還沒有帳號?注冊

注   冊

換一張

請輸入圖片中的字符

獲取邀請碼 重新發送邀請碼

請輸入郵箱地址

請輸入邀請碼

提  交
已有帳號,馬上登錄

注   冊

請輸入用戶名

請輸入4-20個字符

請輸入密碼

請輸入4-12個數字或字母

請輸入密碼

請輸入4-12個數字或字母

注  冊
已有帳號,馬上登錄

忘記密碼

換一張

請輸入圖片中的字符

獲取驗證碼

請輸入郵箱地址

請輸入驗證碼

提  交
已有帳號,馬上登錄

忘記密碼

請輸入新密碼

請輸入6-12個數字或字母
提  交
已有帳號,馬上登錄
新疆时时彩走势图彩